被男友强啪到走不了路&堵住里面太满了h

她浑身一颤,身体仿佛过电一般,似乎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风暴,更加不安的扭动了起来,但赵明老师哪里肯放过她,手上越发用力,动作粗暴无比,马上朝着她压了过去。 眼看着赵明老师那恐怖的玩意抵近,苏雅俏脸又红又白,娇小的身子被其摁在了衣柜上,根本无力反抗,只能无比屈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上最宝贵最敏感的地方慢慢沦陷... 赵明老师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雄风依旧,他粗暴蛮横的动作,让苏雅心中升起一股屈辱感和莫名的刺激感,一颗芳心疯狂的颤抖着,呼吸越发的急促了起来,这让她身前和她的心一样抖个不停。 赵明老师埋头其中,一阵阵香香软软的感觉扑面而来,真是恨不得死在这里了才好! 赵明激动地不能自己,心中是迫不及待,只想真枪实弹的来一次,圆他多年来的美梦。在这个他和妻子新婚的房间里和自己当年的学生来一场! 而苏雅那欲拒还迎的娇羞模样,更是激起了他心中的征服欲和刺激感,他的动作越发的激烈起来。 苏雅两条修长的大白腿被他分开! “赵老师,不……不要!我们真的不可以!” 苏雅俏脸红的像苹果,双眼迷离的喊道,娇软的身体还在无力的抗拒着赵老师,赵老师却好像铁了心的想要得到她,用力的摁住了她白皙的小手,就要完成最后的动作!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让苏雅和赵老师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却忽然发生了。 楼下忽然传来了急促的电话铃声。 “老公,帮我把电话拿来一下,可能是小王打来的,有一单重要的生意要和她谈!” 小玉姐很了不起,还在做生意,据说是个女强人,让苏雅暗地里非常的羡慕。 赵老师身体一僵,脸色非常难看,但是那电话铃声像是催命般一个劲的响,他很害怕小玉怀疑,也不敢多说什么,赶紧提起裤子,“噔噔噔”的朝楼下走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苏雅也清醒了不少,一颗芳心全是悔恨和紧张,趁着赵老师给小玉姐拿电话过去,她一溜烟的就冲出了赵老师家。 很快,那条漆黑的小巷子又出现在了她的眼前,苏雅的心不争气的砰砰砰直跳了起来。 一看到那这小巷子,昨天这里的一幕幕,就不由自主的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她曼妙的身子被偷窥,那人还用那种地方来吓她。 恐惧,厌恶,但却又深藏着一股难以遏制的弱小期望,苏雅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个变态,她觉得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她或许能看出来那家伙到底是谁。 很糟糕的是,苏雅还没走到巷子附近,就再次感到小腹里传来了一阵紧胀的感觉,今天因为小玉的突然到来,她慌里慌张的逃出了赵老师的家,再一次忘记了上厕所。 不过,苏雅今天说什么也不敢再去那个黑暗的公共厕所了,她修长圆润的双腿迈动的飞快,只想快点走回家。 走在漆黑的小巷里,苏雅感觉小肚子涨涨的、酸酸的,腿间也开始紧张起来,感觉非常异样,让她的脸又红了起来。 这让苏雅根本不敢奔跑,因为生怕一加快脚步,自己的裤子就得染上一股味道了。 “快点走回家,快点走回家!” 心底这样默念着,苏雅曼妙的倩影融入了小巷深不见底的黑暗中。 一开始,一切还算平静,可是没有走出几步,苏雅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她听到寂静的小巷子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女人低低的闷哼声。 那声音好像非常痛苦,但又好像带着一丝愉悦,一种被迫的愉悦! 苏雅瞬间就感到脸蛋发烫,发红起来,身为已经结婚了的女人,她当然明白这是什么声音,是有女人在做那种事。 苏雅觉得很不好意思,简直想捂住自己晶莹可爱的耳朵,不去听那羞臊的哼声。 可是,她忽然浑身一抖,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那女人的闷哼声,不是来自别的地方,居然好像是从那边公共厕所传来的。 这让苏雅顿时有了非常不好的猜想,该不会是那个变态在强迫别人吧? 恐惧让苏雅继续朝前走了两步,可是她最终还是俏生生的站在了原地,她努力在黑暗中四处看了看,最后从地上捡起来一根粗壮的树枝,开始朝着公厕走去。 那女人的哼声越来越大了,在这死寂的小巷里,仿佛闷雷一样砸在苏雅恐惧的芳心上,每一下都让她的血液流得更快,脸越发的羞红。 很快,公厕那昏黄的灯光,就照耀在了苏雅精致的脸蛋上,她赫然看到昏暗的厕所里真的有两个人,正激烈的拥抱在一起! 那女人背对着自己,苏雅看不清她的脸,只看到她抖动着光滑的脊背,双手扶着墙,一头像瀑布一样的头发散乱着、颤抖着,像苏雅的心一样狂乱。 那男人左手扶住她的小蛮腰,右手在她那儿,两人激烈的纠缠在一起,好像恨不得把对方揉碎了一样。 事情分明不是苏雅想的那样,这女人似乎不是被强迫的! 苏雅惊的玉手轻轻掩住了自己的嘴,整个人都呆住了,思想一想比较传统的她,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有人在随时都可能有人进出的公共厕所做这种事情! 而且,更加让苏雅双眼发直,移不开目光的是,她总觉得那个男人的背影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她还想更仔细的看看,但是那正在享受的女人,却似乎特别紧张,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大声惊呼了起来,“谁!谁在外面!” 苏雅吓的浑身一抖,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慌里慌张的逃了。 只是那一男一女火辣的影子,在她的心底怎么也挥之不去。 她又开始幻想起来了…… 如果……站在那公厕里的女人是她,男人是赵明老师的话…… 本身他们做那种事情,就已经非常违反道德了,而现在,还是在这种随时都可能被人发现的公厕,那种刺激感,让苏雅只是想想,就有种颤栗的感觉,差点连尿都憋不住了…… 苏雅终于回到了自己温暖明亮的小屋,虽然这小房子很破旧,但却仍旧给了她一丝安全感。 她急匆匆的钻进了厕所,褪下小小的裤子,长出了一口气,淅淅沥沥的声音立刻响彻了起来。 因为长时间的憋着,现在突然放松出来,让苏雅浑身上下说不出舒服,甚至忽然有了那方面的感觉,这让她心底的罪恶感越发强烈起来,羞臊不安。 难道我真的是个坏女人? 苏雅拍了拍自己羞红的脸蛋,感觉自己最近想起那种事的时候,明显多了起来。 长长的叹了口气,苏雅脑海里却不可遏止的回想起自己刚刚看到的活春宫来,那女人雪白的身躯,那男人强壮的身体,她左思右想,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那男人的背影,她觉得很熟悉,那女人的声音,她也觉得很熟悉。 到底是谁呢? 苏雅想的入了神,居然随便擦了擦,裤子都忘了提,就那么慢慢的踱步走回了客厅,这香艳绝伦的场面如果让任何一个男人看见了,恐怕都要把持不住的。 她坐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支着自己的脑袋,皱眉沉思的样子非常可爱,纵然已经身为人妇,但苏雅偶尔流露出的模样和神态,仍旧像学生时候一样动人、可爱。 可能这也是为什么,赵明老师这么对她着迷的原因之一吧。 而此刻,皱眉沉思的苏雅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了起来,她一张美丽的俏脸唰的变得雪白雪白,眼中痛苦和挣扎的神情,楚楚可怜,惹人心疼。 她忽然想到那个男人的背影为什么那么熟悉了,因为那人的背影和她的老公王大铁,实在是太像了! 只是,王大铁一直以来,在苏雅的心中,都是一个非常老实本分的男人。 当然村里很多人喜欢苏雅,苏雅为什么最后选择了其貌不扬,老实本分的王大铁呢? 就是因为王大铁老实、宽厚,苏雅当时想,跟着他,会比较有安全感,而且谁让王大铁意外救了她的老爹一命呢? 苏雅的老爹上山去挖土坷垃,却不小心被毒蛇咬了,如果不是路过的王大铁不要命一样的把他背到几公里外的医院里,苏雅他爹肯定没命了。 苏雅的老爹以前读过高中,但是大学没考上,所以年轻的时候,村里人都叫他二学生,他这个人没啥本事,还又酸又腐,这一次被王大铁救了,从此就认定了王大铁这个女婿…… 先前苏雅没有往这方面想过,毕竟王大铁很老实,可是现在回忆起来,那个在厕所里和别人乱搞的男人,岂不是怎么看怎么像王大铁吗? 苏雅觉得心特别乱,有一些难受,但居然还有一丝古怪的轻松浮现了出来,让她如释重负。 老公他都背叛了我,那我和赵老师岂不是…… 一些让她自己感到罪恶的想法,像水里的气球一样,不受控制的往上浮,往上浮,按下去,却又再次浮起来…… 苏雅居然没有质问王大铁到哪里去了。 夜深了,王大铁在她的身边呼呼大睡,苏雅却把玉葱一样的手伸到了中间…… 不一会儿,她就香汗淋漓,浑身颤抖起来。 在她的脑海里,出现了许多旖旎但却罪恶的刺激画面。 她想象着,就在那个肮脏的公厕里面,她和赵明老师……他们相互宽慰,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厕所老旧墙壁上的破洞里,出现了一只惊讶的眼睛。 这眼睛属于王大铁。 王大铁鬼鬼祟祟的蹲在厕所外面,猥琐的偷看着她和赵明老师,他气愤不已,他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地上的杂草,把那些杂草揪的稀巴烂,揪的颤抖,抖的就像苏雅此刻动人的身段,雪白的躯体。 王大铁越是生气,越是双眼血红,越是鼻息粗重,苏雅在里面就闷哼的越是大声,越是快乐,越是兴奋! …… 苏雅忽然浑身颤抖了起来,躺在床上的她动作激烈的差点把王大铁都吵醒。 完事之后,苏雅慵懒的躺在床上,冰冷的月光照在她事后红晕迷离的脸上,那又白又冷的光,让她神情越发的迷惘起来,一股莫名的空虚和罪恶涌上心头。 今天夜里,好冷啊! 苏雅忍不住想到,下意识蜷缩成了一团,紧紧抱住了被子。 第二天一大早,在简单洗漱过后,她按照往常那样前去上班。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808xacd.com